收藏了一屋子假货 认栽的人不多 继续骗自己的人反倒很多!

刚看到一个保藏论坛上有人坦言:自己从前耗时3年,花了150多万元,保藏的红山文明玉器全军覆没——满是赝品。好在自从他发现了这个悲剧,从头开始,总算走上了正途。

收了一屋子假货咋办?先认栽!

大多数人无法像这位收藏者那样,面对自己的全军覆没。

敢于直面自己的过错,乃至极端惨痛的过错,是因为自己觉得自己还有希望,还能从头崛起。所以,往往年轻能赚的收藏者,比较可以听真话。

而那些年岁已高,就靠点不幸的薪酬或退休薪酬,家里没有一件值钱的家什,只有堆满的国宝的人,怎么面对?

如果仅仅自己一个人过那还好,静静舔创伤呗。有家小的,怎么面对老伴和小辈的责难和轻视?一些小辈还切切地盼着老爷子的那些宝贝让自己的人生翻身呢。

于是,他们中有的聪明人决定:将错就错,变着法儿拿这些害了他的假货,继续去蒙别人。

但这样做无疑步入了地狱,一念之间受害者成了施害的魔鬼,胡思乱想化成了无穷无尽的诈骗、争斗、恐慌和不安。

自己认为可以借此摆脱困境,赢回本钱、梦想和亲朋的尊敬,最后可能连自己的亲人也被连累进去。这些年来,有些古玩字画界的风云人物后来隐姓埋名了,天知道。

人生需要勇气和仁慈,不论什么时候跌倒,都要尽力爬起来,实在爬不起来,也要坦承自己跌倒,提示别人不要也在此跌倒。切莫因自己跌倒而拉更多的人跌倒,这罪过大。

周围的人们则要懂得鼓舞和安慰跌倒的人,不要再去侮辱和过多责难了。事已至此,侮辱和责难能让他或你过得更好吗?

和无数初入藏界的朋友相同,我开始只是带着一种对古物模糊的期盼,以及骨子里对传统古代文明的追崇,开始了保藏之路。

每每在博物馆的玻璃柜前,欣赏商周古铜器的凝重雄浑、汉唐古玉的鬼斧神工、宋明古瓷的拙朴典雅,心中便会由倾情艳羡然后发生一种不安分的烦躁;我也要保藏和具有古物。

最初进入保藏时,总是陷入一种莫名的焦虑、浮躁、捡漏、淘宝的欲望之中。因一件心仪的古物而牵挂不已,为失掉一件宝藏的机会懊悔万分。

我至今依然记住:

一幅黄秋圆的四尺山水图700元嫌贵放手;

一品有一流釉色、器形规整的南宋粉青龙泉炉,要价3000元,却只留下张相片就抛弃;

一件28厘米的刻划“枢府”款的大碗,内有双鹤缠枝纹饰,釉是一流的鸭蛋青色,只为8000元价偏高,眼睁睁让他人夺得;

一面铭有“东王公”的东汉神人车马镜,径20厘米,纹饰精巧,钮大缘厚,黑漆古包浆,现已拿下却因卖首要搭卖一个影青碗赌气抛弃。

这类当断不断而失掉机会的例子,在我十几年的保藏生涯中不胜枚举。至于因固执已见而误入套局,捡漏心切而购得赝品,就更是粗茶淡饭了。

当然,也有过恃眼力捡漏的愉悦、凭机缘得宝之惊喜。正是在这种跌跌撞撞、坎坎坷坷的保藏过程中,感受着保藏者的真正趣味,然后不断领悟保藏的本质和内在之美。

一位我所敬重的从事文博工作的资深专家,曾多次向我谈及对民间保藏的不屑,他直言不讳地表明对民间保藏的鄙视,以为保藏是走私、盗墓、苟利的源头,保藏圈大都是一些沽名钓誉、见利忘义之徒,建议政府撤销民间保藏,直到新《文物法》颁布,此君仍然以为:供认民间保藏是一个历史性的失误。

关于这位专家的偏执,我只能感到一种深深的悲痛。且不说保藏本身就是一种中华民族传统历史文明的连续,且不说保藏关于传达群众文博常识、藏宝于民的积极因素,就以全国几千万保藏队伍关于社会工作、社会稳定甚至经济、文明、社会效益的积极贡献和不可替代的效果,也可以说是功不可没。

况且,就是在故宫、上博等一些国家级大博物馆的许多重量级藏品中,不也有相当部分来自历代民间藏家的忘我捐献?我想,当咱们这位文博专家,在以张伯驹、徐世璋、孙瀛洲等名垂千古的大藏家所捐献的国宝古物进行鉴赏研讨做学问时,不知内心会作何感触?

的确,民间保藏如同任何社会活动一样,保藏家并非人人皆是谦谦君子,保藏圈并非至纯的净土,也会龙蛇混杂、鱼龙混杂,有势利、欺诈、浅薄、浮躁和贪婪、有以牟利为终极意图的商人。

我曾亲眼目睹一位事业有成的朋友,过度地偏执和贪婪,终因愚昧无知,将百万家私打了水漂;

我也看过一位古玩铺店东,以百余元捡得一件石涛的尺幅,以8000元倒手给了广东商人,当知道此幅石涛之真迹被转手卖了30万时,顿时捶胸顿足嚎啕大哭;

我亦见过一位退休老干部,以平生积储购得一块汉玉赝品,从此一病不起;

一位老捡漏淘得一部元代版古籍善本,颠狂失态甚至当场中风倒地。

我以为,这都是偏离了保藏的本义,而陷入了物役、物累的怪圈。

保藏是一种心灵感触并融入历史文化和天然的寻根进程。

一件古物,不管其保存完好亦或残缺破碎,它那深沉的历史文化积淀、沉穆真诚的艺术风貌,都会给咱们传递远古祖先的特殊的创造力和活动轨迹,因而令人心灵怦动。

而古物体现美的特征,最吸引着咱们的往往是那种恬澹、天然、古拙。一切古物都可以从中泛射出真诚天然之美,人们在把玩、欣赏和摩挲之中,与远古祖先进行着跨过时光的交流、对话,然后领会一种无尽的遐思和沉醉。

我始终认为,浮躁是保藏之大忌。一个真实的保藏鉴赏家,审视古物的目光是清澈的,心态是极为平缓的。

有人曾作过一个统计,大保藏家、文博专家平均寿命要比常人高出10至20岁。这恐怕是得益于他们与世无争的超脱心态、甘心淡泊、栖志浮云的境地,以及承受古物鉴赏中那种常人很难领会的审美情味,心灵愉悦的原因吧。

保藏,应该是具有,而不是简单的占有;保藏是对美的发掘,而不是对物的掳掠;可以感触和体味古物深沉历史文化内涵美的本质,才是真实意义上的保藏。

一位家财万贯的大款,他或许凭借财力短时间取得他人要许多年才得到的一大堆藏品,也或许借行家之眼一夜之间拍得几件罕世瑰宝。

这当然是日益现代化的我国必定呈现也无可厚非的一种保藏形式,保藏者也能从中取得某种乐趣。但这种保藏,却难以取得真实意义上的保藏之愉悦和美感。

只有成果,没有进程的保藏,与既有进程又有成果的保藏,其对保藏的感触是有程度差别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