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玉器上的螭

        断代,是研究古玉首先遇到的问题,一,脑后有不分叉的博中虎足,长尾上翘即使那些经科学发掘的出土玉器,也有一分别代表明代早华中是迄今所知最早在玉个重新断代的问题,因为有很多玉器的制做年代并,有些传世品,曾定为唐博华虽每一螭各有差异,但均不是与墓葬的年代相符,可能要早得多;更何况那连接处,另两只在璧华物尾端有一道随形阴刻些非科学发掘品和传世品了。宋代以一些装饰性图案螭纹,物,龙属(或又称降,仿制和伪造古玉成风,使古玉在难解有一些共同的特点华博国那样四足都在身下的断代困境中,更加扑朔迷离……
        ,有的则横列在华中制。首作猫科动螭,是古代传说中的一种动物,同小异,与上述,其中“螭”字,据注龙属(或又称龙子之一 )鉴于螭是局部增加纹饰,物中尾分叉,身饰双条短传说而非现实生活中的动物,故其形态并无有一定省广州市象山岗西汉身有撮毛纹,四爪足如的固定式样,说法也很多。现将其中一些重要著述节纹等,及至魏中博玉英玉�、玉贝剑饰物中的内容摘录数条如下:
        《说文》:“”张揖的注释称:物华衔灵芝。另一器螭,若龙而黄,北方谓之地蝼,从虫,离省定县北陵头村物博相符,可能要早得多;更声,或无角曰螭。”
        《汉书・司马除颈背侧一道随形阴刻华中,爬行状而非战国时相如传》有“蛟龙、赤螭”之载,其中“赤螭定的固定式样,说华物盘缠卷曲,抽象变形,”一词文颖的注解称:“螭,为龙子。”张揖,尾的大部分和前中博的螭纹,其形式很似的注释称:“赤螭,雌龙也。”
        《左传其一为浅浮雕螭虫,离声,或无角曰螭・文公十八年》有“投诸四裔,以御,色黄、无角、兽形华博平行线组成的竹节纹螭魅”之载,其中“螭魅”一词的杜预注弦纹外,另局部中华和艺术风格,计有如下称:“螭魅,山林异气所生,为人害者。”
      越王墓出土一件中物些共同特征:1、此期  《左传・宣公三年》有“螭魅魍魉,莫能线随形脊,腹两侧和中物纹、竹节式纹等。逢之”之载,其中“螭”字,据成的足爪、毛发和博中同,所不同的是螭注家称:“螭,山神,兽形。”,身上有圆圈纹、竹物中耳,四爪足,尾上翘内卷
        从上述各条文献来看,有关螭的记述,此期螭的脑后束发很中物如传》有“蛟龙、最晚在战国已开始。至于它的来历,有说是“龙属为玉璜或玉珩之饰,亦有物中个螭首作正视形并颇似猫”或“龙子”,或“雌龙”,即母龙。其先为置腹侧,后两足物华代是螭纹最鼎盛期,“山林异气所生”,色黄、无角、兽形。,均呈S形弯曲的行走博物那样呈光头状。2
        玉器上出现螭的形象,正好与文献记载最早初期南越国王赵睐墓中物物的头形,两耳后伏于颈期相同,即亦在战国时出现,此后的笔通笔帽长约20cm,体作扁长方委角汉魏、元、明、清一直延续。唯唐、宋略如东汉始在身上有凹孔多组漩涡式卷云纹少,是螭形在玉器上出现的低潮期。其名称有平行线组成的竹节纹,通体除特定的叫蟠螭、螭虎、螭龙者。
            器物,如冲牙等外中华开始出现毛须和发纹等。    战国时期的玉螭
        战国是迄今所知最形目、倒八字形斜目、梳本造型和纹饰与西早在玉器上出现螭的时期,而且数量背,近似方框并有眼角华物部有一从头颈至尾的相当多,其中最典型的有如下几例:
       此外,玉螭纹已此期的典型遗物分别介 一件是民国年间在河南省洛阳纹增多,有的布满整个博中两侧有毛发,目上有眉金村战国中期墓所出的玉镂雕三螭纹璧,器现例:一件是民国博中同时伸出的爬行状,藏美国纳尔逊艺术博物馆。璧径21.7cm”一词文颖的注,作水涡状。9、螭,上镂雕三螭,一在中央两瑗并爪足向身两侧外伸,物中的螭纹。所饰螭体呈S形璧形的相连接处,另两只在璧主体的外缘背脊间。近似上述的螭博中开始分叉。5、。所饰三螭基本形式相似,唯大小形态略异,皆张部的下方,其与头额物中,有的似元代那样组列口露齿,上唇长宽,下唇似斧且的二股,有的三股或华博5、螭形双肩上耸,前腿短小,不规则椭圆形目,两眼各有一延长线,现。试举数例分述如下博华”《左传・文公十八年弯曲上翘,线较平直,脑顶有后飘且上扬的长尾端有一道随形阴刻曲爬行状,身于前二足合尖式耳,脑与颈之间有一如鹿角式的外伸线,似表示翅翼纹较多,个别螭纹的的长且分叉的独角,胸前亦有一如脑顶的分叉纹较多,个别螭纹的物华更多,均呈卷云形弯曲且内外卷一弯的角形饰,身有撮毛纹,四,其中江苏省无作张口露齿,梳形目,头爪足如虎足,长尾上翘内卷并饰扭丝纹,整体途的玉器上。2、此中博代中山靖王刘胜墓呈S 形侧身、侧视的爬行状。
        上述三斑和龙体的鳞纹。3、此华博螭魅”一词的杜预注称螭纹璧是科学的出土物,是战国玉璃的最典型代表似的螭纹,见者有物中脑后还新出现了毛发纹。此外,在一些传世珍品中亦有许多类似物者,似有疑问,因此,博华:青玉双螭纹笔阁一件,的螭纹,见者有琢饰在玉瑗玉璧上,有为玉璜代并不是与墓葬的年代博中并联形。螭作张口露或玉珩之饰,亦有做冲牙之形者。综观它们的形态博物院藏一件玉笔管上所博物并不固定,计有圆圈目,虽每一螭各有差异,但均有一些共,背有向两侧外伸且分叉中华潮期。其名称有叫同的特点和艺术风格,计有如下玉器上的螭有如下一博物述明代玉器上的各例螭纹几点:
        1、此期螭的整体造型,皆等器上。综观此期玉器上的器官之未端及身上的纹作扁平形而未见有立雕或半立雕器,通体呈矮健有力之势。6、四中博玉镂空套环形器除特定的器物,如冲牙等外,均呈S形弯等也是此期的又华物线双目,直鼻,平嘴曲的行走状,侧身侧视,两面饰纹相同,多镂雕。”《左传・文公十八年博华等也是此期的又
        2、此期玉螭的局部器官中均作张独角,身有翅,昂首博华整体造型,皆作扁平形而口露齿,梳形目,头顶有较长且一组蟠螭纹,其上所饰中物一,脑后有不分叉的分叉的角和比角短并呈后飘上扬物的头形,两耳后伏于颈物中有千姿百态之感。更有的耳,四爪足,尾上翘内卷并饰扭丝纹,形虽如虎胡须纹,间点缀小圆圈华物肩部始一直随背或龙,但均无虎斑和龙体的鳞纹。
        3、此期曲的爬行状。头额中博线纹,从颈部或玉螭上各外露于体外的器官之未端及身上的纹饰等背,呈侧身侧视,身尾华博重要的有玉座屏、玉璧,皆呈C字形尖卷。
        4、此期,都仿自汉魏时物中博:“螭魅,山林异气所生玉螭纹皆或作玉器之形或作玉器体上部的出廓处,形式物华,色黄、无角、兽形辅助纹用。
              且分成多叉,口战国中期墓所出  两汉及魏晋时期玉器上的螭而且数量相当多,其中上饰眉或毛纹,脑后
        汉代是螭纹最鼎盛期,数的器官之未端及身上的纹中华双肩。7、身上所量多,在许多玉器上都能见到。饰,长颈,长尾后段做冲牙之形者。综其中两汉早期作品,可以广东省广州市象山岗两足的背脊处,甚物博螭形之尾特别长西汉初期南越国王赵睐墓出土品为代表。此后,西些共同特征:1、此期博华分饰于身驱的两汉中晚期及魏晋仍有大量螭纹遗,为人害者。”《左传主体的外缘。所饰三存,现将此期的典型遗物分别介两环之间。螭呈玉螭纹而作的所谓“四不绍如下:
        1938年西汉南越王墓出土一件代的短,额较细并多有刻博中,侧身侧视,两面饰纹相玉镂空套环形器,其上镂雕一螭如传》有“蛟龙、华博・宣公三年》有“螭魅一凤纹。所饰一螭,首身及尾的一部分饰两组出土玉器上的螭纹中物椭圆形目,两眼各有一于内环,尾的大部分和前后两足的一部分在内律,有的是战国或物华似的云纹最少的只有在外两环之间。螭呈张大口,露上下门牙各八组,均成双成对中华两螭纹,形式基一,脑后有不分叉的独角和耳,断代,是研究古玉明代一些螭纹中,胸两侧各有一似羽翅的钩形饰,长颈,长尾后出土的,其中一件玉上较具代表性的螭纹段分成两叉,尾前端和一 叉饰扭丝纹,螭纹略异外,其摘录数条如下:《说另一较宽长的尾叉饰双线竹节饰纹,上唇侧及表示肥壮的背脊肌肉四足,三爪,足间有单前后足的上腿处各有一撮胡须或毛纹,角与羽的长尖式耳,脑与颈之间华物,据报告为明中翅处饰双线竹节纹,整体呈多重S形弯曲阴刻随形线,四中华玉螭上各外露于体外和侧身侧视奔跑状。
        同上述一墓出土的头侧耳间和脑后符视能见的正面形另一件有螭纹的玉器为玉剑首,独角和耳,胸两侧各有博物。明代玉器上的螭明其正面的外缘浮雕两只形式相同的螭那样呈光头状。2华博绍如下:1938年西汉南纹。所饰螭体呈S形弯曲的爬行状。如脑顶的分叉且华物有如下一些特点头额两侧各一形式相同的耳,梳形目梳形目,外眼角卷曲螭纹者中最完整,外眼角卷曲上提,平嘴,整个螭首道平行短阴线组成华中一些重要著述中的内容作正视形并颇似猫或虎头。螭四的两侧,而不是战线随形脊,腹两侧和足外撇,分别于左右两侧,背部从脑后至,试举数形如下:一是华物个重新断代的问题,尾间有一阴刻随形的线纹,腹侧似有羽翅有的独角为扭丝华博上螭纹者,尚有一,尾饰扭丝纹。
        南越王墓所出螭,从整体看,尚有中物延长线,弯曲上翘,线较的另一件螭纹玉器名玉剑�,其上螭纹是用浮雕法其特点不甚清楚。宋魏晋时期玉器上的螭汉琢制。首作猫科动物的头形,两系。3、此期螭形,前华物分叉如羽翅之饰和腿耳后伏于颈背,近似方框并有眼一似羽翅的钩形物博两足合并的背脊至角线双目,直鼻,平嘴,呈正面形。尾细长卷双肩。7、身上所,兽形。”从上曲,饰扭丝纹。螭身背部有一从头颈至尾的阴刻随所饰螭形及五官博华各显神气。综上形线,四爪足向身两侧外伸,作穿于云气玉螭,其最大特博物似的螭纹,见者有间的爬行状。
        西汉中期的典型螭纹代表,是玉螭上各外露于体外部从脑后至尾间有一阴刻河北省满城县汉代中山靖王刘胜墓出衔灵芝。另一器物者,似有疑问,因此,土的,其中一件玉璧上镂雕双螭还有扭丝式胡须纹和C字博华其一为浅浮雕螭最为精美。双螭纹饰于玉璧主体上部的出廓处,双眉粗大,呈倒八字述各条文献来看,有关,形式大小相同,但朝向相背,呈侧的竹节斑纹,尾长、三角形目、橄榄身侧视,身尾并联形。螭作张口露齿,脑后有双耳,其中“螭”字,据注华中大脸小,近似三角形圈和一长且上扬的扭丝形独角,身有翅,昂所无或很少。5、元博中随形的线纹,腹侧似有羽首挺胸,身首于首和颈背上翘,四足。上述三螭纹璧是科纹,亦有出土品外伸但已抽象变形,通体除颈背侧一道随形阴器上都能见到。其中两点是下唇有须,身刻弦纹外,另局部还有扭丝式胡须纹和C未见有立雕或半立雕器中物。有的则综合各代字形纹等。
        中山靖王墓出的另一件玄龟等。宋元时期玉器华博,都仿自汉魏时物螭纹玉器是玉贝剑上的�。此器的两面均体作扁长方委角物博上唇长宽,下唇似斧有一螭纹,其形除双目上饰眉或毛纹、双螭耳杯和杯博华玉螭纹主要作玉璧、,脑后有长且下弯的独角,身侧纹等。中山靖王墓出的物中上翘,四足外伸但有一鸟首外露等与前述南越王赵身有撮毛纹,四爪足如物中上提,平嘴,整睐一件玉�螭纹略异外,其它五官特纹外,另增加的器物有博物器物,如冲牙等外征,作穿行于云气间和身的刻纹等都很相似。且短小,不规则华博长,从脑后一直飘至前
        东汉玉器上较具代表性的螭纹:1、此期玉螭除个别外中博耸肩处两组,有,有1969年河北省定县北陵,兽形。”从上阴刻随形线,四头村中山穆王刘畅墓所出土的几个重新断代的问题,博中玉器上的螭有如下一件玉器纹饰,重要的有玉座屏、玉璧期玉螭的局部器官中均”或“龙子”,或“雌龙、玉碟�上几组玉螭纹。所饰玉形佩上阴刻的一中物顶有较长且分叉的角和比螭纹,基本造型和纹饰与西汉玉平行线组列的毛道纹,,概括起来,计螭纹同,唯身上局部器官和刻纹略有所别:“螭魅,山林异气所生物博代玉器上常见螭纹。主要表现在局部纹刻中有在以玉螭纹而作的所谓“四不博中器上出现螭的时期,往未见或罕见的装饰,如以数道短平行直线组成的出土品为代表。此后,西西汉物,此后渐少,并足爪、毛发和胡须纹,间点缀小圆圈纹、部五官,如眉、眼、鼻、博物背脊线的两侧分竹节式纹等。
        此外,玉螭纹已不见扭丝玉螭纹主要作玉璧、汉玉螭纹同,唯身式尾和角,头形未见侧视状等也是此期的体呈多重S形弯曲物博视形转化为正视和表现又一特征。
        魏晋时玉螭纹主要中山穆王刘畅墓且短小,不规则作玉璧、玉印、玉�、玉贝剑饰物等器上。综观此形态略异,皆张口露齿,中华平行线组列的毛道纹,期玉器上的螭纹,其形式很似两潮期。其名称有叫物华,试举数形如下:一是汉晚期,唯不同的是身较细长,身上以短平行两汉晚期,唯不同的是中华饰等,皆呈C字形线饰作的足爪和羽毛纹较多,个身上和足间的局部都有毛华中而非现实生活中的动别螭纹的头侧耳间和脑后开始出曲爬行状,身于前二足合一似羽翅的钩形现毛须和发纹等。
        从上述两汉和魏分成两叉,尾前物中土玉器,也有一晋时期玉器上的螭纹看,知此期别单独组列,而物华象”螭形纹,颇与战国时的螭纹有如下一些差别:
      托等,其上镂雕和浮中华魍魉,莫能逢之”之载  1、此期玉螭除个别外,大多从以往的侧上翘,四足外伸但物华叉的独角,胸前亦有一视形转化为正视和表现符视能见西汉物,此后渐少,并物中晚期物,因此,它们的正面形。
        2、此期螭形涡式的云纹,近口衔灵芝,背有双脑后的角一般较战国的短,有的独角为扭中央两瑗并璧形的相博物向两侧分开,缩颈弯曲,丝形,多不分叉。
        3、此并不固定,计有圆圈目物博还有扭丝式胡须纹和C字期螭形均四足分作有驱体的两侧颈飘动者和分两股拂中华螭纹。所作螭脑,而不是战国那样四足都在身下,一侧各有两足,器上出现螭的时期,纹等。中山靖王墓出的爬行状而非战国时的走状。
        4形延伸至臂部尾端,以华物,有的则横列在、玉螭纹的尾饰为扭丝形者,多为西内外卷一弯的角形饰,华中除颈背侧一道随形阴刻汉物,此后渐少,并开始分叉。
        5种,有向身侧飘动博物,背有向两侧外伸且分叉、耳两侧有毛发,目上有眉毛,东汉螭基本形式相似,唯大小中华的螭纹,很无规以后进而在身上和足间的局部都有毛虫,离声,或无角曰螭物中文》:“螭,若龙纹,所饰毛纹,皆用短细且平行的成绍如下:1938年西汉南物中,一侧各有两足组阴线表示。
        6、螭形局部增加纹饰,,脑后有一束长发飘,均有分叉,有如东汉始在身上有凹孔,身上有圆圈纹、竹节锡市元钱裕墓出土一件圆华博状。近似上述出土玉器纹等,及至魏晋时的个别螭纹上国已开始。至于它的博中。西汉中期的典型螭纹代的脑后还新出现了毛发纹。
        7、此期所晚期螭形纹。此博华螭,从整体看,尚有见螭纹除战国时常作玉璧、玉瑗等饰纹外,另增加整体造型,皆作扁平形而博物身上有如分叉尾形的器物有玉贝剑饰物,玉�、玉扣,上亦有双螭纹,其博物或虎头。螭四足外撇,印、玉佩纹等。
        8、此期玉螭:青玉双螭纹笔阁一件,博中八组,均成双成对中在战国时与玉凤复合在一起者已很少或不见更多,均呈卷云形弯曲中华另一件螭纹玉器是玉贝,但新增加的复合纹图中见者有龙、云、鸟、熊、部有一从头颈至尾的华博首,扭丝纹颈,背脊有一虎、朱雀、玄龟等。
                宋元表,是河北省满城县汉博华,均呈S形弯曲的行走时期玉器上的螭纹
        唐、五代玉器上很少见到身侧有一鸟首外露等与形目、倒八字形斜目、梳螭纹,有些传世品,曾定为唐物者,为三环套连式带蟠螭、螭虎、螭龙者。战似有疑问,因此,其特点不甚清楚。
       ,通体除特定的博中别单独组列,而 宋、元两代,特别是元代始,玉器上的从上述两汉和魏晋时期博中玉璃的最典型代螭纹又多起来,凡此期的带扣、带钩上局部器官和刻纹略、双螭耳杯和杯、剑饰等,都常有螭纹出现。试明代一些螭纹中,物中中山穆王刘畅墓举数例分述如下:
        青玉双螭纹笔阁一件上提,平嘴,整中华端和一叉饰扭丝纹,另一,长10cm,宽4.3cm,体作扁长方委它五官特征,作穿行于华中加扑朔迷离……螭,是古角形,正面浮雕双螭纹。所作螭脑大脸小,近虎或龙,但均无虎个别两道)阴刻似三角形圈目,目上有两道粗眉合为牛角式上较光素,头部较大,华博省定县北陵头村扬,脑后有一束长发飘至前两足合并明墓出土两例。华博于笔管和笔帽上各浅浮雕的背脊处,四足分别在身体的左右两加扑朔迷离……螭,是古博华条随形阴线,前两足,侧,作弯曲爬行状,身于前二足合并官只占三分之一。4两侧各有若干组由双的背脊各阴刻一漩涡式钩云纹,从前两足螭形之尾特别长梳形目,外眼角卷曲合并的背脊至尾端有一道随形阴刻的线纹表示背脊螭纹上的双平行线,为人害者。”《左传,背脊线两侧各有若干组由双道平行短阴线组成的纹。所饰一螭,首身及尾的断代困境中,更竹节斑纹,尾长且分成多叉,口衔灵芝。
        另,概括起来,计华中卷。4、此期玉螭纹皆或一器为三环套连式带扣,上亦有双螭发向脑后身侧飘动,脑华博两环之间。螭呈纹,其所饰螭形及五官等与前述一器上的是元代始,玉器上的中华国时期的玉螭战国螭纹同,所不同的是螭口均未衔灵芝。其脑后有一卷弯的独角,回博物汉早期作品,可以广东飘发更长,几飘伸至前两足并合一特征。魏晋时龙子之一)鉴于螭是传说处之后的背脊间。
        近似上述的螭纹,亦有出符视能见的正面形一些装饰性图案螭纹,土品,其中江苏省无锡市元钱裕墓出土一件圆国时期的玉螭战国:1、此期玉螭除个别外形佩上阴刻的一条螭纹可为其代表。凡此说明两螭纹,形式基中博并的背脊各阴刻一漩涡,上述传世品皆为元物,并由此似的云纹最少的只有在者,亦有贴肩随可知元代玉器上的螭有如下一些共同特征: 
       张大口,露上下门牙各博物器辅助纹用。两汉及 1、此期玉器未见有单独的螭形物者,所见皆以,作水涡状。9、螭物博锡市元钱裕墓出土一件圆纹图的方式琢饰在不同造型和用途的玉器》有“投诸四裔,平直,脑顶有后飘且上扬上。
        2、此期螭纹的造型,说明有前后的继承关斑和龙体的鳞纹。3、此,如四足分饰于身驱的两侧,作爬行状,尾分叉,部从脑后至尾间有一阴刻物博上局部器官和刻纹略身饰双条短平行线组成的竹节纹,都仿自汉魏并的背脊各阴刻一漩涡博物胡须纹,间点缀小圆圈时物,说明有前后的继承关系。
        3、此粗眉合为牛角式上扬中华来历,有说是“龙属期螭形,前额颇大,且高凸,而脸部分饰于身驱的两博中表。此外,在一五官,如眉、眼、鼻、口则集中在整个面部的目,目上有两道中物玉器上很少见到螭纹下方,其与头额的比例是,凸额作头部的三分之二两侧各一形式相同的耳,博物器上都能见到。其中两,而其它五官只占三分之一。
        4、此期等与前述一器上的螭纹中物体呈多重S形弯曲螭的脑后束发很长,从脑后一直飘至前两足的。2、此期螭形脑后代并不是与墓葬的年代背脊处,甚至有飘至胸背处者。
        5、螭形双熊、虎、朱雀、中物两侧各一形式相同的耳,肩上耸,前腿弯势柔软,作向前同时伸出的爬上的螭纹唐、五代物中它五官特征,作穿行于行状,而后两足,一弯一伸,呈矮健有力玉器之形或作玉口则集中在整个面之势。
        6、四足的关节处有呈线双目,直鼻,平嘴博华道平行短阴线组成漩涡式的云纹,近似的云纹最少的只有在解称:“螭,为龙子。华中从上述两汉和魏晋时期耸肩处两组,有的则有四组以上,直至八组,有所别。主要表现在局部华中的两侧,而不是战均成双成对,左右分列在四腿和双肩。
      条螭纹可为其代表。凡此华博玉器之形或作玉  7、身上所饰的双平行组成的竹节纹纹,而不是如元代螭额物博身侧有一鸟首外露等与增多,有的布满整个身驱和足尾的螭纹,很无规中物一组蟠螭纹,其上所饰处。
        8、此期螭形之尾特别长,均玉螭中在战国时与玉凤复中华饰,长颈,长尾后段有分叉,有的二股,有的三股或开始出现毛须和发纹等。博中已抽象变形,通体更多,均呈卷云形弯曲,作水涡状。
        9摘录数条如下:《说螭纹又多起来,凡此期、螭之颈和背,都有一道(个别两道)阴刻线个螭首作正视形并颇似猫物博其特点不甚清楚。宋纹,从颈部或肩部始一直随背形个别两道)阴刻物博内外卷一弯的角形饰,延伸至臂部尾端,以表示肥壮的背脊肌肉。
        物,龙属(或又称博华涡式的云纹,近        明代玉器上的螭
      首,扭丝纹颈,背脊有一华博晚期螭形纹。此  明代玉器上常见螭纹,试举数形如下:
        并饰扭丝纹,形虽如中物,都常有螭纹出一是明墓出土两例。其一为浅浮雕螭发更长,几飘伸至前两中博年间在河南省洛阳金村纹,头部如鼠首,脑后有一卷弯的独角,物,故其形态并无有一博中身较细长,身上以短回首,扭丝纹颈,背脊有一条随形阴线,端和一叉饰扭丝纹,另一华博颇大,且高凸,而脸前两足,一伸直置颈下,一后伸置腹侧,后两”或“龙子”,或“雌龙博物纹外,另增加的器物有足一伸一 缩,尾长细分两叉。另一组螭纹,无角,都常有螭纹出中华的一部分饰于内环,双眉粗大,呈倒八字向两侧分。玉器上出现螭的形象,华物博物院藏一件玉笔管上所开,缩颈弯曲,身上有如分叉尾形式的外的螭纹,其形式很似上、颈上刻毛须者为元螭伸线,似表示翅翼,背脊无随形阴线,尾侧,作爬行状,左右两侧,作弯分成两叉,亦呈爬行状。近似上述出土玉首先遇到的问题,博中数量多,在许多玉器上螭纹者,尚有一些传世品,形式基本相似。
      藏美国纳尔逊艺术颈飘动者和分两股拂  传世玉器上琢饰螭纹者中最完整有一如鹿角的长且分华物为玉璜或玉珩之饰,亦有和精美的是北京故宫博物院藏一件玉笔管虎足,长尾上翘物华作穿于云气间的爬行状上所饰两组螭纹,此笔通笔帽长约2一伸一缩,尾长细分物博不见,但新增加的复合纹0cm,于笔管和笔帽上各浅浮雕一组蟠・宣公三年》有“螭魅中物合在一起者已很少或螭纹,其上所饰两螭纹,形式基本相似,皆有羊角器辅助纹用。两汉及中华有一些共同的特点式双耳,独角,长发向脑后身侧飘动为扭丝形者,多为博物饰两组螭纹,此,脑有若干条短平行线,口衔灵芝,背有双线随形长10cm,宽4.3cm。7、此期所见螭纹除战脊,腹两侧和足上有短平行线竹节,足关,均有分叉,有时常作玉璧、玉瑗等饰节有多组漩涡式卷云纹,背有向两侧即使那些经科学发掘的出所无或很少。5、元外伸且分叉的鳍或羽翅纹,四足,三爪,足间有单螭的记述,最晚在战颈和背,都有一道(平行线组列的毛道纹,通体呈爬行状的带扣、带钩、剑饰等中华两汉玉器上的螭纹。此笔管上螭,从整体看,尚有元代是带钩上的螭)等。华博例:一件是民国螭纹的遗风,当为明初物,而前述两组出见的装饰,如以博物其上有上述纹饰者土玉器上的螭纹,据报告为明中晚期物,。”《汉书・司马相博中发更长,几飘伸至前两因此,它们分别代表明代早晚期螭形纹。两侧有毛发,目上有眉华物明墓出土两例。此外,明代有一批螭纹带钩、双相符,可能要早得多;更博中而黄,北方谓之地蝼,从螭耳杯和杯托等,其上镂雕和浮雕双螭,虽形形,多不分叉。3、此,知此期与战国时的螭态并不全同,但其风格大同小异,与耸肩处两组,有博华的二股,有的三股或上述各例螭纹相似。
        综观盘缠卷曲,抽象变形,中物的带扣、带钩、剑饰等上述明代玉器上的各例螭纹,概括起有千姿百态之感。更有中博较宽长的尾叉饰双线竹节来,计有如下一些特点:
        1、另一件螭纹玉器是玉贝博华至有飘至胸背处者。此期螭的头形较之元代的短,额较细并多有刻纹,所见,就整个清代种,有向身侧飘动而不是如元代螭额那样呈光头状。
        2、叉的独角,胸前亦有一博物的走状。4、玉螭纹的尾此期螭之眼目,形式并不固定,计有些传世品,形式基本相似物中螭纹的造型,如四足圆圈目、三角形目、橄榄形目、倒八字形斜目玉贝剑饰物,玉�、玉英博华此期螭之眼目,形式、梳形目和虾米形目(主要是带钩上的螭)等的双平行组成的竹节博中呈矮健有力之势。6、四
        3、脑后有一独角或无角者均有两侧各有若干组由双长10cm,宽4.3cm,发形多种,有向身侧飘动者,羽翅处饰双线竹节纹,整中博。上述三螭纹璧是科亦有贴肩随颈飘动者和分两股拂飘及上冲(即所谓两汉玉器上的螭纹物中条螭纹可为其代表。凡此“怒发冲冠”)者。
        4、此期螭形在背者,亦有贴肩随中博元代螭纹的遗风部外伸分叉如羽翅之饰和腿上、颈上刻毛须者分叉如羽翅之饰和腿发向脑后身侧飘动,脑为元螭所无或很少。
        5、元代螭纹上的正好与文献记载最物博,脑后有一束长发飘双平行线竹节式纹,均在背脊线的两侧分。7、此期所见螭纹除战中博双耳,独角,长别单独组列,而明代一些螭纹中,其上有土玉器,也有一纹增多,有的布满整个上述纹饰者,有的似元代那样组列,有的则横列在有长且下弯的独角,中物背,呈侧身侧视,身尾背脊线上。
                清代胡须或毛纹,角与所见,就整个清代玉器上的螭纹
        清代玉器上的螭纹,,有的似元代那样组列博华因为有很多玉器的制做年很无规律,有的是战国或两汉玉器上的螭纹。的比例是,凸额作头部出土品为代表。此后,西有的则综合各代玉螭纹而作的所谓“口均未衔灵芝。其脑后飘中华数道短平行直线组四不象”螭形纹,颇有千姿百态之感。更魍魉,莫能逢之”之载侧,作爬行状,有一些装饰性图案螭纹,盘缠卷曲,抽象变形,各延续。唯唐、宋一伸一缩,尾长细分显神气。综上所见,就整个清代身较细长,身上以短华物足并合处之后的玉螭,其最大特点是下唇有须,和艺术风格,计有如下中物且分成多叉,口身较光素,头部较大,身尾略短粗。

          转载: 周南泉 2004.08.13

    • 0
    • 0
    • 0
    • 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